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邻家姐姐是妖精

第五百三十三章 逗逼梁晓

邻家姐姐是妖精 钟若风 4272 2023-08-17 10:17

  一秒记住【郭老道中文网 www.guolaoda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“对呀!兄弟,是不是我看起来有些不太像是年轻人?”

   这位老哥仰天长叹一声,看起来凄凄戚戚的说道。

   “难道你不是四十来岁吗?”

   萧然疑惑的问。

   “哎,见过我的人都是这么说的,其实我今年才十八岁,只不过是阅尽人世间沧桑才显得老了很多。”

   他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,仿佛在他身上发生了无数的事情,跟那些老怪物一样,经历了改朝换代,也经历了无数的天灾人祸。

   “说实话。”

   萧然淡淡的瞥了这家伙一眼问。

   虽然两人不认识,但从短短几句话,就可以看出来,这家伙嘴里没几句实话,而且十分的啰嗦,黑的都能够被他说成白的,绝对是一个奇葩。

   “好吧!事实上是因为我一出生就的了一场怪病,整张脸看起来跟个老头子一样,上小学的时候,班上的同学都叫我大爷,上了大学后,班上的同学喊我大叔,估计再过个十年,很多人都会喊我老哥了,再过三四十年,同辈的人就会喊我小伙子了。”

   这位男子面无表情,不过后面几句话,差点让萧然笑崩,就从对方这几句话看,就知道是个逗逼了。

   “这是好事啊!越活越年轻了啊!”

   萧然笑着说道。

   “确实是好事,可特么的我带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有,单身了二十多年,在这样下去,我的手速都可以突破100了。”

   “你不是说自己今年十八岁吗?”

   萧然揶揄的问道。

   一听萧然这话,这名男子面色一阵尴尬:“这……这不过是一句玩笑话,当不得真的,其实我今年才二十四岁,对了,都忘了介绍一下自己了,我叫梁晓。”

   一边说着,他伸出了宽大的手掌,手掌也十分粗糙,就像是经常干重活的。

   “我是萧然。”

   两人握了一个手,萧然也介绍了一下自己。

   听到萧然的名字后,梁晓微微一愣问:“萧然?你就是那个曾经参加了大逃杀游戏,创立了长生武道馆,被称为萧半城的萧然?”

   “如果不是你说,我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有了这么多的名称。”

   萧然笑了笑,也承认了自己就是他说了那个萧然。

   “兄弟,你坑我啊!早知道是你,我就不应该跟你打招呼啊!这下子完了,兄弟,跟你商量一件事情,我们就当做不认识好吗?”

   梁晓哭丧着脸说道。

   萧然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不过多半都跟进入武道学院有关了,为了从梁晓这里知道到底怎么回事,萧然故意亲切的将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一副好哥们的样子说:“就算是我说我们不认识,你觉得周围的那些人会相信吗?”

   梁晓偷偷摸摸的看了看周围,发现好几个年轻人都看了过来,似乎在查看着周围的情况一样。

   “我滴哥啊!你真是害惨我了。”

   梁晓一副尤其无力的样子说道。

   “具体怎么回事?说说吧!说实在的,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!刚才这里驻扎的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都不有些不一样。”

   萧然认真的看着梁晓问道。

   “你……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?”

   梁晓疑惑的打量了萧然一番,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。

   “我要是知道的话,还会问你?既然你看过那一场游戏,应该知道我的性格,在这种事情上,我是不会说谎的。”

   萧然看了对方一眼说道。

   “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我明白了,肯定是带你来的那个人害怕你不去武道学院,所以才什么都不会告诉你,看来送你来的那个人很看重你啊!对你也有很大的期待,关于武道学院的事情,我一会儿再告诉你,那边有个人正在钓鱼,我们过去打个招呼。”

   梁晓很快就转移了话题,指了指大概四百米外,坐在湖边的一名身穿白色风衣的男子说。

   虽然距离的有些远,不过萧然还是看出来了对方的面孔,那位身穿白色风衣的男子是一位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他面庞峻冷,仿佛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冰山,手里握着鱼竿,一丝不苟的盯着那平静的湖面。

   “你该不会是觉得跟我认识了,你一个人面对不了一些东西,所以就想要拉一个人当垫背的?”

   萧然完全看穿了梁晓的心里。

   “嘿,被你看出来了,没错,就是这样的!那个家伙绝对是一个高手,而且也十分不容易相处,我觉得正好我们可以相互照应一下。”

   梁晓丝毫不觉得愧疚的率先走了过去。

   跟着梁晓走了过去,那位年轻男子肯定已经听到了脚步声,不过他根本就没有回头,哪怕是两人已经走到他身边。

   “兄弟,在钓鱼啊!这湖里面有鱼吗?”

   梁晓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说道。

   “有。”

   那年轻男子头也不回的说了一个字。

   见到对方惜字如金的样子,梁晓都一阵牙疼。

   “那好啊!等钓上了鱼,咱们一起做个烤鱼如何?对了,我叫梁晓,这位是萧然,请问你是?”

   梁晓丝毫不放弃的凑在了他身边继续问道。

   “肖飞雪。”

   那年轻男子依然很高冷的说了三个字,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,哪怕是听到萧然的名字后。

   “肖飞雪?还真是好名字。”

   梁晓热情的套起了近乎,哪怕是他觉得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女性化了,依然昧着良心赞叹是好名字。

   一会儿后,萧然都有些听不下去这家伙的胡诌,乱吹牛逼了,开始欣赏起来了周围的景色。

   哗啦——

   片刻,一条一尺多长的银鱼就被肖飞雪钓了出来,手腕轻轻一抖,鱼线收回,那条银鱼恰到好处的落在了梁晓面前。

   “飞雪兄弟,够意思,多谢了,我这里有珍藏的美酒……一会儿一起过来吃。”

   梁晓很感激的在肖飞雪的肩膀上拍了拍。

   “你的话太多了。”

   肖飞雪淡淡的说了一句,拍了拍刚才梁晓拍他的肩膀的位置,一看就知道是有洁癖。

   他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就是说是因为梁晓的话太多了,这条鱼是为了堵住他的嘴,一旁的萧然差点笑趴下,梁晓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离开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